“她力量”:在云端独自坚守

广告位招租

工地上的活呀,都是老爷们干的,很少有女工人。

少,不代表无。现如今,在各行各业都有女性的身影。当她们戴着安全帽穿梭在施工现场,干起活来一点儿都不含糊。

在中建八局上海公司杭州中邮项目,就有位女塔吊司机。

她叫庞荣花,1978年出生于安徽省砀山县。

家里除了她,还有个弟弟。拮据的生活使父母实在无法供起两个孩子读书。

那时候每天上学的路太远了,天没亮就出门。我一个人女孩子他们也不放心,后面也就不读了。 她是这么说起自己辍学的原由。

这片被誉为 世界梨都 的土地,为人们提供了因地制宜的谋生之道。但也因稍显落后,终究抵不过年轻人外出打拼的心。

初中刚毕业,十六七岁的她就背井离乡,想着学门手艺养活自己。

上世纪90年代,称得上裁缝行业的 黄金年代 。庞荣花跟着学起了裁缝,也去到纺织厂上班。

初入社会的她,根本没想到自己会去工地干活。

桃李年华时,经亲戚朋友的介绍,她和丈夫相识并相许。

这一年,是初为人妻的一年;也是她离开纺织厂,跟随丈夫进工地的第一年。

这个人如其名般似 花 的女子,放下布料与针线,在工地干起了泥工。

在她口中那个 又冷又远 的陕西,她一干就是6年。

砌砖、抹灰、屋面铺贴等工作,她干得都不比师傅差。她用细腻和韧劲,在钢筋水泥间演绎巾帼不让须眉的风采。

后来几间辗转,他们才在杭州落下脚。

随着年纪增大,生完孩子后身体状况也大不如前,泥工的工作对于她来说,显得有些吃力了。

工地上结识的姐妹和她说,塔吊工相对来说轻松一点,她便计划着调整工作。

先从与塔吊司机打交道的信号工开始,她干了2年的信号指挥工作,慢慢地指挥熟练了,便跟着学开塔吊。而今也已是她开塔吊的第4年。

每天早上6点,就能看到小小的人影,借着晨光爬上高高的塔吊。

这段垂直攀爬算得上是一天中最累的时候,而为了减少上厕所导致的时间消耗,庞荣花也一直在控制饮食。

坐在仅有两平米多的操作室里,她专注于眼前的吊臂和手中的操作手柄,目不转睛地观察着下方情形。在与信号工的紧密配合下,每件吊物都被完美运置到了指定位置。

这个百米高空中的小操作室,是属于她的 天空之城 。陪伴她的,是无边的蓝天和自在的飞鸟。

开阔的视野让她有些孤独,却也需要她更加专注。

这虽然不是体力活,但考验着庞荣花的耐心和责任心。作为一名女性,她的严谨与细心也在工作中发挥了很大作用。

做塔吊司机,安全是最主要的,一点也不能马虎!

自开工以来,每年的高温天气和严冬季节,项目部都会组织 夏送清凉 冬送温暖 的暖心慰问活动。

夏天为一线工友们发放防暑降温物品,冬天送上毛绒毯子、坚果零食等慰问品。

逢年过节,还会不定期开展节日活动与慰问,这都被庞荣花记在心里。

项目部就和家一样,对我们工人很关心,我在这里工作得很快乐!

和许多出门打拼的父母一样,庞荣花陪伴孩子的时间少之又少。

说到孩子,她抑不住的开心,又带着些惭愧。

女儿有出息,考上了合肥的大学,现在已经大二了。 语气中有着对女儿考取大学的骄傲,也有对自己未能如愿的遗憾

儿子没读书了,在上海大酒店里当厨师呢。 聊起同样辍学的儿子,她也十分坦然。

儿子不愿意读书,她也不像一些父母那样,非要孩子读出个名堂来。

她说,人生是有不同道儿的,孩子喜欢什么她就支持他们去做什么,只要不违法乱纪。

我希望我的孩子健康快乐,顺顺利利的就可以了。

而令她最开心的事儿,莫过于孩子们放假的时候都来工地上找她。只有当一家人聚在一起热热闹闹的时候,才算是有生活的快乐。

这是一个普通女子的普通人生,也是千千万女性的真实生活写照。

一个个 她 ,在各行各业展现着不平凡的 她力量 。

来源:china5e
责任编辑:江晓蓓

广告位招租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1880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

    暂无评论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