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微蓝

广告位招租

一天有多长,晨昏之间;一年有多长,冷暖之间;一生有多长,无常之间。时节如流,万物更迭有序,有风花雪月,便有日升月残,有冷暖交织,就有四季轮转,被动地在岁月里辗转,如梦如幻。

于春夏秋冬中兜兜转转,往复循环,数不尽暮鼓晨钟声,道不完千帆竞技事,一纸流年,蹉跎了几多前尘往事,红尘如烟,一世浮华,又是谁在红尘路上见识被遗失在角落里的梦幻。

徐徐而来的清风带着春的问候,将希望洒向一片碧空,凝聚一年之际前行的心愿。寻常百姓家,屋檐瓦楞下,几只新燕,衔着新泥,构筑巢穴。所谓 韶华莫负鞭牛早,浮梦流年度玉霄 ,春是万物的执鞭人,滋润在春的暖阳下,在细密如丝的斜风细雨中耕耘,在前行的时光里容不得点滴的迟疑。

一波波春潮来回激荡,愿提一只马灯,漫步在退潮后的沙滩上,携三五好友借着淡淡的酒意去打捞月色。间或捡起沙滩上的螺,聆听深藏了千年的倾诉。故地重游,总会揭开尘封许久的往事,历历在目昨日的倩影,笑语欢歌又或仍旧悠远绵长。

而我不愿回首,方寸之间,更觉要仰天大笑出门去,要何妨吟啸且徐行,要惊散楼头飞雪,笑富贵千金如发。比起荫蔽在大树底下,作为谁的附庸,成为某段支流河,不声不响,不张扬,还是更愿意化作一场大雨,哪怕只有顷刻间的滂沱。

昨夜旷野里乍起的风波,又或是唐朝遗风外悬着的唯一月色,人生本就是一首待写的诗歌,而他们的文笔浅薄,被潦草的印刷着,每一次落笔处,本该,一重山有一重山的错落,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平仄。(高飞)

来源:中国能源网
责任编辑:江晓蓓

广告位招租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175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

    暂无评论内容